<form id="jbtrf"></form>

              中國學術雜志網

              多種視域下哲學史方法論探討

               論文欄目:哲學基礎論文     更新時間:2020/10/16 11:41:58   

              方法論往往是偉大的哲學系統不可分割的組成部分。哲學的知識追求、價值評判、視野期待等需要通過方法論的界定來表明其功能。方法的創新也導致哲學的發展,如蘇格拉底辯證法、現代的實證主義、分析哲學、現象學等;中國哲學方法的變換也導致思想或學術的更新,如玄學的得意忘言、理學的問學體道、樸學的說文詁義,都與經典詮釋的方法切換有關。楊海文著《化蛹成蝶——中國哲學史方法論斷想》(齊魯書社2014年版)收錄哲學史方法論的論文共39篇,對哲學史方法論研究進行有效探索。陳少明在序言中指出,全書“視野開闊”,且與“本世紀以來關于中國哲學史學科正當性的討論相關”, “既有哲學史學科的學術史軼事,也有某些可以稱之為現代思想斗爭史的插曲的”a。該著呈現出關于中國哲學史研究的多維度內容,既有傳統的方法論智慧,又有現代出場視域下的中國哲學寫作方式,抑或形象抒懷視域下的中國哲學展開方式“詩詞作業”與“心靈審美”。 

              一、基于傳統的方法論智慧視域下中國哲學史的研究方法

              基于“護守傳統的方法論智慧”視域下的中國哲學史的研究方法,表現為同情地理解、抽象地繼承與綜合地創新。作者認為,充滿文化守成情懷的孟子在王官失守的境況下建構了“尚詩書”的文本解讀方法,啟迪了在思想深處和邏輯深層有內在關聯的20世紀的思想家們在中西古今之爭中培塑了護守傳統人文的方法論智慧。孟子以“友”為情感基點的價值觀為知人論世、還原歷史經驗的第一個邏輯層次,開啟了陳寅恪“了解之同情”以及錢穆“溫情與敬意”的方法論取向。孟子超越文本誤區、“抽象地繼承”的價值取向——“取”是第二個邏輯層次,屬于理智途徑,指引了馮友蘭以“釋古立場”和“新命抱負”超越傳統與現代沖突而升華的“抽象繼承法”。孟子以意逆志、進而追求視域融合的價值取向——“得”為第三個邏輯層次,開啟了張岱年“綜合地創新”的方法論智慧的意志目標。基于“一般問題意識”視域下中國哲學史的研究方法,表現在老老實實的文獻學功底、“功夫在詩外”的解釋學技巧以及情真意切的人文學關懷方面。作者指出,“問題意識”表現在“年輕”的中國哲學史學科需要與時俱進,需要通過通史、斷代史、專題研究、思潮學派研究等發掘“悠久”的哲學史傳統。中國哲學史史料學要從具備基礎性、綜合性、邊緣性、應用性特征的中國古文獻學中獲得“哲學—觀念史進路”研究的突破。解釋學對于中國哲學史的關聯性表現在側重經典解釋實踐的“第一序”和側重經典解釋方法論的“第二序”相結合以及如何從經典原意詮釋與詮釋者自身哲學體系建構的矛盾中走出。“非善意解讀”與“善意解讀”的雙管齊下,顯示了詮釋者要在方法論解釋學強調的“原意”與哲學解釋學強調的“先見”之間求得解釋本身的“客觀性”,二者的沖突需要“人文學關懷”去設定邊界,從而避免“過度詮釋”、“詮釋暴力”的出場。作者認為,善意的“先見”在價值立場上要高于非善意的“先見”,而且以“古為今用、推陳出新”與“中和位育、和而不同”的原則去解讀原作者的“原意”,表現出了濃郁的人文學關懷。基于中國傳統哲學特征視域下的哲學史審思方法,即“寫”“思”“行”及相應的詩化編碼、引導取向、入世態度。作者指出,在“怎么寫”的編碼方式上中國傳統哲學屬非邏輯的而是詩化方式;在“怎么思”的致思取向上屬非認知取向而是引導取向;在“怎么行”的生存態度上屬非出世而是入世的。孟子認為,直覺超越經驗與知識,經驗的豐富性被直覺所省略、知識的規范性被直覺所解構,體現出詩化特征。認知取向的“以物觀物”追求的是“什么”,側重世界及客觀知識體系;引導取向的“以我觀物”探究的是“如何”,側重人生及共同意志的創造性轉化。傳統哲學在社會科學為主體的內容真理與自然科學為主體的外延真理之間更注重內容真理,在具體普遍性與抽象普遍性之間更關注具體普遍性,在道理與真理之間更強調道理。這些都體現出引導取向的特征。人的兩重性存在表明,人在社會存在之外,還需精神—非社會性的個體存在。在人生之行上的“入世”態度需要堅實人格的支撐,力爭“以出世的精神做入世的事業”,主張個體在哲學層面的內在超越。基于治理經驗視域下的中國哲學發展方式:“中西馬”對話與古典哲學的三教合流。作者在《中國哲學如何在“對話”中成就自身》等文中青睞對話、融通為一方法,認為“西用”“馬魂”“中體”的“中西馬”對話是“獲得全新意蘊的”的方式。哲學的“二級學科之辨”旨在為“中西馬對話”開辟道路,“中西馬”要在“道通為一”的路上“經由真切的對話去抵達自身的本命,但對話同樣是艱巨的”a。“中國哲學把西方哲學的方法化作了自己的具體的運用,此乃‘西用’;把馬克思主義哲學的信仰積淀為自己的內在的靈魂,此乃‘馬魂’;在‘西用’‘馬魂’于中國哲學內安家落戶的同時,自主性的‘中體’也就得到了凸現”b。傳統哲學中由于各自獨特的治理功能,以佛修心、以道養生、以儒治世的區域分治策略,讓釋、道、儒各司其職,共同為國家的長治久安、人民的幸福安康服務,也可以滿足當時社會的多元政治—文化需求。

              二、基于現代出場視域下的中國哲學寫作方式

              作、故事描繪、讀后感撰寫等,以為一個現代知識分子對“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圣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橫渠語錄》)的實踐闡釋。互聯網閱讀與博客寫作。在《中國哲學的“互聯網閱讀”與“博客寫作”》中,作者認為,圈內在問題向度、詮釋向度、實踐向度、自我向度上做足功夫,或在中醫哲學、茶道哲學、養生哲學、藝術哲學上另辟蹊徑,中國哲學的提高和長足發展才可以期待。在互聯網上,個人的喜好永遠無法跟民族的災難、國家的利益相提并論,凸顯了哲學出場方式的重要性。互聯網閱讀與博客寫作成為哲學當代展開的應然之途,因此,需要哲學從業者“緊跟‘博客改造中國’的時代潮流,經由長——眼光長遠、寬——胸襟寬廣、高——思想高妙的‘博客寫作’,去落實哲學思想的普及化,去實現社會評論的思想化,自然也就成為中國哲學現代出場或當代展開的應然之途”a。理論的落腳處終歸是實踐,作者不僅倡導博客寫作等嶄新的出場方式,且身體力行堅持寫博客,體現了其“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圣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的精神品格。作者按年代順序和文章體例分類的四百多篇博客內容很豐富,如國學原典、家論語、書評天地、文化學管窺、菖蒲塘詩存等,希望以自己的辛勤耕耘,在各維度開辟一塊中國哲學的沃土。思想史“寫作”及國學等。作者在《思想史“寫作”的里里外外》中認為,抽象而非具體的“元思想”仿佛是“一片冰心在玉壺”,是冰清玉潔的,但現實卻充斥著具體而非抽象的“活思想”,要想獲得思想的權力來對抗現實的“物質”,迫切需要“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的坦然。在思想的“史”和“思想”的史之間,如何將客觀、考辨性的“文獻學世界”轉入主觀、闡釋性的“解釋學視界”十分關鍵。對于新世紀以來不斷升溫的國學熱,作者指出“大國學”與“新國學”之間的關系為“大”體“新”用的關系,一個側重范圍而另一個側重意義方面。面對糾結著民族文化情懷和學術研究兩種路向博弈的“國學熱”,作者認為,“民族文化情懷適度降溫而學術研究取向適度升溫,當是較好的選擇”b。作者對于國學普及遇到的難題表示關切,認為需“節典化”和“課堂化”等方式,即“理性地審視以孔子誕辰為中國教師節”和“客觀地辨析《四書》進中學課堂”。基于實史、編史兩形態視域下的中國哲學史研究方法:格言下鄉與故事上山。在《中哲史研究的“格言下鄉”與“故事上山”》中,作者認為,“實史”指的是古人原著,編史指的是今人研究。實史的中國化與編史的哲學化雙重使命的實現可融合古人原著言與事的兩種存在視域,使得格言顯赫了自身的思想視界、事理昭示了自身的實踐世界。或者說,以歷史的敘事來泛化哲學感、以哲學的睿智來純化歷史感,讓格言的普適性反復經受實踐世界的檢驗,使故事的規律性去接受思想視界的考量。“‘父為子隱,子為父隱’之格言下鄉,‘不問馬’之故事上山,有助于舒展之人性、平和之物性再次被激活并確立為我們這個時代最急需的價值理念與人文信念,亦有助于我們找尋德性倫理之具體落實的某種契機。”c實史之硬實力與編史之軟實力結合即巧實力,融歷史與哲學于一爐、融格言下鄉與故事上山于一體,闡釋了“以中釋中”的經典解釋學方法。關于讀后感。作者讀馮友蘭《中國哲學史史料學》后認為,其“隨處說法”突出了先秦兩漢的著編體例,涉及傳統名篇的篇名意義性、自序后置、內外篇結構、著作結集諸問題,尤其是馮先生的“收集史料要‘全’,審查史料要‘真’,理解史料要‘透’,選擇史料要‘精’”觀點有助于學人發掘傳統學術的現代意義。讀郭齊勇先生《中國哲學智慧的探索》,作者認為該著“經由鮮明的問題意識和學術取向,濃縮地寫照了郭先生承傳并創新‘珞珈中國哲學’的學派訴求”a。確信“學人在‘德業雙修、學思并重、史論結合、中西對比、古今貫通’的道路上,更能把‘珞珈中國哲學’的學派訴求進行到底!”b讀李承貴《儒士視域中的佛教》,作者突出其“思想史價值”以及在“儒佛兼綜”研究方面的貢獻,“真誠于儒學、道家、佛教的人不僅僅是‘知識分子’,更是任何時代都不可或缺的‘知道分子’”c。

              三、基于形象抒懷視域下的中國哲學展開方式:詩詞作業與心靈審美

              楊海文一直不遺余力地以多種方式弘揚國學,比如作者認為其所青睞的文學形象的方式可能更利于國學的普及。他說:“古老的國學經典需要不斷地被詮釋(比如以文學敘事的方式),方能敞開于當代”d。《中國哲學共同體的“詩詞作業”與“心靈審美”》指出,孔子“思無邪”“興觀群怨”,孟子“以意逆志”“知人論世”構成其詩論的主要內容。正因為對于包括《詩經》在內的詩書文化傳統給予合法化認同與創造性轉換,或者說,孔孟圍繞《詩經》所展開的詩詞作業成就了他們的“文化素質”,并得以成為世罕其匹的大思想家。《詩經》之為神圣的經典,持續地夯實了詩哲們對于“大道”的敬畏、詩之為率性的技藝,持久地呵護了詩哲們對于性靈的敞開。作者呼吁:“中國哲學倘若要在21世紀獲得長足進展,我們這個共同體就必須強化自身的素質,而讓‘詩詞作業’再度出場,正是我們重新構造自身素質必不可少的‘路徑依賴’。”e對于蕭萐父、李錦全編撰《中國哲學史》時流露出的盎然詩意,作者認為,“在這個‘非詩’的時代,就是要領悟一個平凡而又永恒的道理:心智上的詩性成長遠遠比名利上的量化成長要重要得多!”f作者還專門錄出張岱年、石峻先生聯合署名的詩作《大連中哲史審稿會有感》,“藉以祭奠他們為中國哲學史學科建設做出的突出貢獻”a。在討論李澤厚時,作者指出哲學家“思想的世界”的“后屋”,即情感的、跳動的、直覺的、非理性的心靈世界,肯定其“對世俗、人情、倫理道德的重視,以及對金錢、名利、地位的超然態度”b。楊海文自己也養成堅持寫詩達思、以詩會友、以詩酬答及以詩養心抒情的習慣。在網易博客“菖蒲塘詩存”里就有《壬辰端午憶謁無錫靈山大佛》《詠康園杜鵑》等詩作近五十篇,閱讀者眾多,評論者暢所欲言,人氣十足。楊海文從事中國哲學史研究多年,在成果豐碩的背后是汗水的艱辛付出。他深信,“只有會思想、有著自己的思想的人,才是一個真正意義上的人。思想是一種美麗的享受”c。然而,思想絕對不是胡思亂想,需要汗水相伴。之所以將書名定為“化蛹成蝶”,作者希由“莊生夢蝶”表達思想突破的艱辛歷程,作繭自縛而后破繭化蝶,由戒而定而后由定生慧,而達到心靈審美、“美麗的享受”以及“浩然之氣”養成之效。作者與哲學結緣30多年,期間數十篇文章可謂篇篇精彩、整體精彩,既見哲學史家又見哲學家,抑或哲人與詩人、形而上學與下里巴人、青燈古人與潮流博客寫手、象牙塔里的蜃樓幻影與日常生活的豐盈多姿等合二為一、析一為二。

              作者:施保國

              學術網收錄7500余種,種類遍及
              時政、文學、生活、娛樂、教育、學術等
              諸多門類等進行了詳細的介紹。

              哲學基礎論文
              @2008-2012 學術網
              出版物經營許可證 音像制品經營許可證
              主機備案:200812150017
              值班電話
              0825-6697555
              0825-6698000

              夜間值班
              400-888-7501

              投訴中心
              13378216660
              咨詢電話
              唐老師:13982502101
              涂老師:18782589406
              文老師:15882538696
              孫老師:15982560046
              何老師:15828985996
              江老師:15228695391
              易老師:15228695316
              其它老師...
              咨詢QQ
              89937509
              89937310
              89903980
              89937302
              89937305
              89937307
              89937308
              業務
              綜合介紹
              在線投稿
              支付方式
              常見問題
              會員評價
              官網授權
              經營許可
              關于我們
              網站簡介
              版權聲明
              友情鏈接
              人員招聘
              聯系我們
              国产午夜福利在线观看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酷酷网